KAIRUN企业案例

主页 > 企业案例 > 企业案例

中国歼10B超机动能力有一先天缺陷 距离实战还很

  虽然珠海航展已经结束,但对航展上明星战机的讨论还在持续。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以其过失速机动飞行表演技惊四座,风头甚至一时盖过了二次亮相的歼20隐身战斗机。航展“热闹劲”过后,或许应该客观讨论一些问题:这些机动动作在实战中究竟有何意义?到底是格斗空战中的必杀绝技,还是只用来在航展中炫技的花拳绣腿?

  过失速机动并非矢量推力战机“专利”

  歼-10B“眼镜蛇”机动

  在飞行表演中,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所展示的过失速机动动作主要包括“榔头”“大迎角360度滚转”“落叶飘”“眼镜蛇”“赫伯斯特”等。不少看过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的飞行表演后,往往会认为这些动作只有矢量推力战机才能完成。但是,事实却是这些所谓的高难度过失速机动动作在没有矢量推力发动机的常规战斗机上也能实现。

  “眼镜蛇”动作自不必说,不仅俄罗斯苏-27系列和米格-29系列战机都能完成,包括美国F/A-18、F-16等第三代战斗机也可以轻松实现。而且,需要说明的是,即便不装备矢量推力发动机,以歼-10战机的气动设计来看,也具备完成“眼镜蛇”动作的能力。从这一点也说明了,通过出色的气动设计,再加上飞控软件以及动力系统的助力,常规战机也具备很强的失速机动能力。当然,由于矢量推力发动机的帮助,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在完成“眼镜蛇”动作的过程中,可以借助尾喷管产生的直接力与过失速机动结合在一起,实现动作的全程可控性,从而达成超机动能力。

  其实,在2014年珠海航展上,俄罗斯苏-35在拉起大迎角看似做“眼镜蛇”动作的时候,便利用矢量推力尾喷管产生的直接力,在垂直面内做出了360度转向圆形机动。可以说,俄罗斯苏-35的飞行表演才真正诠释了什么是过失速机动和超机动。相比之下,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虽然同样装备矢量推力发动机,所完成的机动动作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只是因为在今年珠海航展上没有俄罗斯苏-35这样的同类矢量推力战机进行比较,人们才会觉得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如此惊艳。

  此外,即便是通常人们所认为的只有矢量推力战机才能做出来的“落叶飘”机动,没有装备矢量推力发动机的F/A-18E/F和F-35也同样可以完成。就在2017年巴黎航展上,美国F-35A就在世人面前成功完成了“落叶飘”机动。可以说,即便是不装备矢量推力发动机,F-35A与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比拼过失速机动,恐怕也不会落下风。

  更进一步来讲,笔者还亲眼目睹过美国空军F-22A战机表演的“落叶飘”机动。要知道,F-22A战机装备的还只是二元矢量推力发动机,尾喷管只能上下偏转,而不是类似于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这样的全向轴对称360度偏转的矢量喷管。但是,F-22A战机表演的“落叶飘”机动却更加完美,不仅先进行逆时针水平旋转两周,接下来还可以反过来顺时针旋转两周,并且几乎不掉高度。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从理论上讲,应该有能力做出类似于俄罗斯苏-35那样的垂直面360度转向圆形机动,最后也没有出现。

  歼-10B飞行表演

  过失速机动的实战意义分析

  其实,如果我们跳出航展表演的范畴,从格斗空战的实战意义角度来看过失速机动能力,也会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

  首先,我们需要承认一点的就是,无论是怎样的机动动作,其目的都在于迅速锁定和击落敌机,或者摆脱敌机的追击,变被动为主动。那么,从这一点来讲,过失速机动只有在一对一的格斗空战中才会有一定的实战意义。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方战机可以不必考虑敌方僚机或者长机介入到空战中的可能性,完全凭借自身在过失速机动能力上的优势,掌握主动权。当然,如果敌我双方都是过失速机动能力很强的战机,那么要比拼的就是哪一方的飞行员可以更好地发挥出自身的技术实力和水平。

  但是,从现代空战的角度来说,一对一格斗空战很难再出现。如果双方都是大机群对阵,那么在进行超视距的一轮或者两轮中远距拦射空空导弹的齐射后,要么是一对多,要么是多对一。这时,自身损失较大的一方必然会选择退出战区,由己方后续机群或者地面/海上防空火力进行支援,不可能再继续前进、以卵击石,因此也就不存在格斗空战。

  唯一有可能发生一对一格斗空战的情况,就是双方第四代隐身战机之间的偶然遭遇。如果双方战机的雷达隐身性能都很出色,那么就很有可能在目视距离内利用先进的红外光电探测装置发现对方。这时,双方战机就很容易进入到格斗空战中,过失速机动能力更强的一方就会显示出自身的优势。

  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以其过失速机动飞行表演技惊四座,风头甚至一时盖过了二次亮相的歼20隐身战斗机。

  此外,目前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过失速机动能力有助于战机摆脱敌方战机的锁定以及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的攻击。因为战机在过失速机动中可以将空速降到很低,比如“落叶飘”,类似于直升机悬停状态。这样,采用多普勒雷达的敌方战机或者空空导弹就会将这类空速很小的目标滤掉,形成暂时的“隐身状态”。但是,在相控阵雷达已经开始普遍在第三代和第四代战机上装备使用,甚至一些先进的中远距空空导弹也换装相控阵雷达导引头的情况下,利用过失速机动摆脱敌方锁定,基本没有什么效果。

  最后,我们还需要明确的是,无论是常规机动还是过失速机动,其在根本上还是要遵循能量空战理论的原则。常规机动基本上是能量的转换,比如动能(速度)与势能(高度)之间迅速转换。过失速机动的特殊性就在于往往没有动能与势能的转换,而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消耗掉大量的能量,借以实现机头的快速调转以及飞行状态的调整。所以,想要真正发挥出过失速机动和超机动的实战潜力,就要求战机必须具备快速提升能量(加速)和保持动作稳定(气动翼面配合)的能力。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服役的矢量推力战机,包括F-22A、苏-35、苏-30MKI/SM等,都是双垂尾常规布局的双发重型战机。一方面,这类战机装备有2台大推力涡扇发动机,整机推重比高,可以利用开加力为战机迅速增加能量,更快地从过失速机动的低能量状态中改出,减少被敌方战机攻击的概率。相反,从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的表演中可以看到,单发战机在这一方面确实存在不足。另一方面,这类战机都为双垂尾双平尾的常规布局,垂尾和平尾等气动翼面与主机翼的襟翼、副翼之间的配合,可以更好地实现飞行稳定。而类似于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这样的单垂尾鸭式布局战机,在实现过失速机动方面确实难度更大。

  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在珠海航展上的首秀确实振奋人心,不过在笔者看来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从目前的发展状态来看,我国矢量推力技术已经进入到实机试飞的技术验证阶段,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但是距离真正能够服役的实用化还有距离。此外,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的尾喷管设计实际表现如何,最终的定型服役型号是否会采用这一设计,也有待继续观察。

 

Copyright © 2002-2017 腾讯分分彩注册www.mpliker.com 版权所有